《米香》主演陶红:“未映先枪毙”对主创不公

陶红成立工作室后拍摄的首部作品就是《米香》。(资料图片)

陶红凭《米香》摘得大学生电影节桂冠。(资料图片)

陶红

深圳商报记者 于 冰

当年,她曾以电影《生活秀》中风情万种的来双扬一角获得“金爵奖”、“金鸡奖”、“上海国际电影节奖”最佳女主角奖;如今,她担纲主演、监制及主题曲演唱的影片《米香》入围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处女作单元,获金马奖最佳改编剧本和最佳电影原创歌曲提名,最终斩获最佳电影原创歌曲奖,她自己也以生活在社会最底层并遭遇悲怆婚姻情感的《米香》一角摘得第17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影后桂冠。

10月24日,演员陶红接受本报记者电话采访,从《米香》的市场现状谈文艺片与市场对接难题。   

冒险投拍文艺片“很勇猛”

《文化广场》:你自己的电影工作室成立后拍摄的首部作品便选择了文艺片《米香》,当时是怎么考虑的?

陶红:最初是导演白海滨找我来演这部电影,看了原著小说后我就被震撼了。听说导演正在筹措资金,就跟白导提出了“我们一起合作“的想法。我希望拍的第一部电影一定是真正自己喜欢拍的,一定是自己有所表达的。它应该是个有灵魂、有生命、有价值的电影。现在花里胡哨的商业电影太多了,但有品位、有较高艺术性、能够震撼人心灵的好电影并不多。我就是想拍这样有意思的、能触及到我心灵最深处的电影。我不想做那种只为赚钱却让观众骂的电影。但拍文艺片确实有风险,后来圈内的一些朋友、电影导演听说我准备拍这部文艺片的时候,都说我“很勇猛、很无畏”,“太敢做了”。当时我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文化广场》:现在面临的应该主要是市场发行问题吧!深圳这边放映《米香》的影院非常少,观众反映看不到《米香》。国内其他地方是否也遇到了类似问题?

陶红:现在《米香》国内市场问题真的挺大。许多电影院线根本就没有选择这部电影放映。电影还没与观众见面就被院线方给枪毙了,这对我们文艺片的主创团队来说,非常非常不公平。还有,即使是放映《米香》的电影院,给我们安排的场次时段基本都是上午9点和晚上11点后的,黄金时段很少。在10月16日在天津举行的评选中国电影三十年时代人物的“电影榜中榜”颁奖盛典上我遇到王小帅导演,他和我还就文艺片不受市场重视的问题进行了沟通,我们都深有同感。

自信“品质好”宣传没跟上

《文化广场》:《米香》应该说是倾注了你心血的一部电影,此前你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把它比作自己的一个孩子。你凭《米香》拿了第17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影后,主题曲获得了台湾金马奖最佳原创音乐奖。电影全国公映前频频获奖,肯定给了你们很多自信。

陶红:我们一直自信自己的片子品质很好,虽然我相对来说是个保守的人,但收获的肯定和奖项还是超出我的想象。《米香》它故事性很强,只要你去看,基本就不舍得离开。在湖北武汉召开的全国电影发行人、院线选片看片订货会上,很多电影都是还没放映完,人都走了许多。而《米香》放映过程中,从头到尾没有一个人离开。听说《米香》的DVD卖得超好,一上市就卖光了。这也说明了影片是很好看的。

《文化广场》:可能正是因为自信,你们在宣传造势方面就做得不够?有深圳观众就提出疑问说:《米香》主创团队怎么不来深圳开观众见面会、媒体看片会之类的?这会影响你们的市场推广。

陶红:这应该也是给我们上了一课。发行是委托给华夏电影发行公司来做的,虽然在北京、重庆等国内几个城市做了点映、观众见面会活动,但跑得不多。可能是因为有些自信,就像“皇帝的女儿不愁嫁”,以为不需要太炒作,所以宣传方面做得不多。以后我们再拍文艺片的话,应该会做得好一些了。

继续向文艺片进军

《文化广场》:《米香》一片的市场问题带给你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陶红:我觉得中国有个奇怪的现象,就是文艺片几乎给挤出了国内市场之外。欧洲有专门的“艺术院线”,观众可以在那里看到各国优秀的文艺片、非主流影片,但中国的文艺片创作者们却生存得很艰难。在北京大学生电影节颁奖典礼上一位在海外多次获奖的文艺片导演就说:“我今天来这里就是要证明,作为文艺片导演,我还没死,我还活着”。我们期待着中国也能有文艺片生存的土壤。

《文化广场》:接下来还会再拍文艺片吗?

陶红:会。我们已经买下了作家傅爱毛的另一篇小说的电影版权,接下来这部电影将是比《米香》更文艺片的文艺片。当然我们会吸取《米香》的一些经验教训。原来我认为选演员适合就好,明星脸会削弱角色本身的东西,所以饰演王驼子的孙亮就是非职业演员。我觉得他很合适这个角色,事实证明他确实演得很好。以后拍片在选择演员上可能还是要考虑一下票房号召力问题。因为我们不甘心自己制作出的心血之作却不能与观众见面。希望下一步影片在市场方面会比《米香》做得更好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