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谁都有可能是未来NO.1

发布者:郭靖涵

金英马公司总经理滕站

腾讯娱乐讯 (文/郭靖涵)金英公司的办公地址很不起眼地“蜗居”在北京四环边上的一幢商务楼里,低调地“俯视”着23层楼下的车水马龙。走进金英马,却又别有洞天。从总经理滕站办公室内的大玻璃窗向外瞰去,视野登时开阔——透过鳞次栉比的高楼,水立方和鸟巢近在眼前。

滕站这天的时间表是这样安排的:两点准时采访,采访过后,还要去赶飞往成都的航班。而在两点之前,滕站并不在办公室。在他走进办公室的那一刻,身后带着一阵风。

这就是滕站给人的第一印象——匆忙。是的,这位有过多年当兵史的总经理,目光如炬,言语铿锵。一头板寸,无框眼镜,黑色T恤,手腕上一串显眼的红色珠链,几种元素混搭起来,不经意间透出他的儒商气质和亲民性格。

有人说,“金英马”这个名字的来历,大概和其创始人滕站属马、爱马有关联。从用借来的五万元在友谊宾馆租房、创办文化公司打天下开始,滕站的金英马公司已经在娱乐圈里马不停蹄地奋斗了17年。处事低调,胸怀天下,敢闯敢干,这样形容滕站也许刚刚好。

打造“非常6+2”团队

今年三月,金英马已与福建九华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共同出资1亿元成立的“新公司”——金英马影视文化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英马),昭示着金英马这部战车在2010年开始重组新装。而半年之后,注足能量的金英马,正开足马力,重整河山。

资本的增长预示着业务量增大,根据资金的使用情况,除了3部即将上马的电影,今年金英马的电视剧会超320集。

320集电视剧,三部电影,如何运作?这么大的量,又如何在市场中消化流通?

事实上,金英马将300多集剧分配给了旗下的工作室和公司——自从引入资本以来,公司搭建了全新的制销平台——原来公司有发行部、制作部、策划部等部门,各司其职,发行部负责所有的发行项目。而现在发行部和制作部的人员结合起来,变成一个工作室,他们兼管制作和发行。尽可能打通电视剧的制作、销售和市场接收渠道。

在滕站看来,他的工作室与华谊的工作室不同,两者虽然都叫“工作室”,但金英马的工作室“将制作和发行结合在一起,即将生产和销售捆绑在一起。不是单一的制作人模式。”

由陶红电影工作室等8个制作工作室和2个合作公司组成的金英马新的制作团队,每间工作室和公司每年都定有生产和销售任务的具体指标:除具体的剧集制作指标外,根据市场状况,还有相应的发行售卖指标。这也就是所谓的“非常6+2”团队。

“完成任务以后有奖励,完不成要问责。责制最简单的就是从工资奖金上面惩罚,但是根据现在的规模应该说都能完成。因为这300多集平摊到下面8家工作室后,每个工作室40集,任务量并不大。” 滕站说。

陶红与宋春丽

拉拢一线资源,打造综合娱乐

现在的娱乐圈里,包括华谊、海润、博纳等等一线娱乐公司,都在招兵买马,驻入资金,开疆拓土,将其业务触角延至电视、电影、音乐、演艺等各个领域。滕站的金英马也做着同样的事情:打造文化产业集团,公司业务覆盖电影、电视、演艺经纪、广告等等,金英马位于福建的动漫公司也正在注册过程中。

这里有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为何一线的文化公司都喜欢扬起“大而全”的旗号,摒弃专一特色路线的走法?

滕站给出的答案是:文化产业的容量很大,每个专项产业之间的关系盘根错节,单一产业并不能离开别的行业孤立发展。综合性娱乐公司可以在优化资源配置的同时,最大可能性地降低成本。比如在制作一部电视剧的过程中,如果没有广告配合,成本自然就高。与此同时,如果是本公司的演员,就需要对自己的艺人进行包装和推广,所以经纪公司就应蕴而生。所以一切都不可能单一的进行,否则竞争力就会削弱。

“相对来讲,自己的演员能更好地控制住他的时间和成本,广告的介入能够使成本降低,所以说不能搞太单一的公司,这样对于制作和发行都是不利的。”滕站告诉腾讯娱乐记者。

到如今,演艺经纪的收入和业务,在娱乐公司的比例越来越重。除发掘新人外,滕站力挖一线艺人。就在今年,一些实力派演员纷纷加盟金英马。陶红、宋春丽、王姬、张丰毅、林永健等实力派一线演员均被滕站归至旗下,公司将为这批一线艺人量身定做重点剧目。

除此之外,金英马已签约了三位资深导演。比如《亲兄热弟》的导演黄立加、《大宋提刑官》的导演阚卫平、《铁齿铜牙纪晓岚》的导演刘家成,都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更富知名度的导演正在洽谈中。

针对今年的300多集剧,金英马的原则是:首先选择本公司的导演,只要他们有时间,公司就会尽力调整,尽量让他们来拍。“但在本公司导演时间之外的其它剧目,还是要请别的导演。因为导演要跟后期,一年就拍一到两部戏,这三百多部戏光靠这几个导演也完成不了。”滕站说。

90年代初期的商业影片《欲霸天下》,让金英马收获了第一桶金

机缘巧合 闯荡影视圈

虽然投身于影视行业,但滕站在大学里学的却是法律。滕站1988年毕业于成都西南民族学院法律系,就在他踌躇满志地准备在成都干一番律师事业的时候,在峨眉电影制片厂任厂长的父亲受命调到北京工作。那个时候大学包分配,分配是以户口所在地走的,就这样,滕站分到了北京的八一电影制片厂,转行搞起了影视。八一电影制片厂里都是军人,滕站现在家里都还有军装。

1993年,滕站自立门户,与朋友们用5万元创办了上海文化发展总公司北京公司(即“金英马影视”的前身)。

早在90年代初期,海外电影市场比较火热,滕站与海外投资方合投拍第一部商业影片《欲霸天下》,其中金英马拥有中国大陆版权。整部戏当时的投资将近700多万元,这在当时算是不小的投资。

而金英马投资的120万,还是滕站向圈外的朋友借来的。“当时影视公司没有那么多,借的是另外一个企业的钱,到时候赚了钱我跟对方分帐。在90年代初,100多万是非常大的数字,开句玩笑那时候在北京100多万都可以买别墅了。所以当时我们很认真地做了市场调查。那个时候不像今天,今天我如果有一部戏赔了,那赔的是我自己的钱,也就是多赚一点少赚一点的问题;而那个时候我如果赔了,是没有偿还能力的。”滕站说。

过人的胆量和精准的市场判断力,让金英马赚得了第一桶金,120万变成 200多万。“关键是信心和方法,正是因为对于市场的了解,认定中国内地收回是没有问题,我才敢冒着倾家荡产可能都赔不起的情况下去做了这件事。”滕站回忆当年,“永远要迈出第一步。不管怎么说你永远会有第一部戏是借钱要做的,这部戏不做,接下来的戏也要担风险。”

然而,就在金英马在电影市场刚闯出一些名堂之际,在1996至1998年,中国的电影市场步入低靡期。“当时最让我伤心的是,我跟香港投资方合作了一部电影,我记得很清楚,一部总投资才200多万元的电影,海外投资100多万元,我们就投了40万,这样都没有收回成本,所以我觉得电影做起来太累了。”与此同时,有一个现实必须面对,民营公司,生存是第一道理。没有生存就没有发展,也谈不上什么追求更高目标,更谈不上艺术和质量。“当你发不起工资的时候,你的公司就垮掉了,你还谈什么质量,还谈什么艺术呢?我们没有国家补贴,没有国家给发工资。所以对于我们来说,永远的一个原则就是:生存是硬道理。”滕站想得很实际。

电视剧《黑洞》海报

上帝在关上一扇门的时候,同时会再打开一扇窗。在电影成为赔钱买卖的时候,内地的电视剧市场又在悄然兴起。于是金英马转战电视剧市场。随着电影市场一路走跌,电视剧市场渐渐成熟,滕站将越来越多的精力全转向了电视剧,于是便有了众所周知的电视剧《黑洞》、《情定爱琴海》、《康定情歌》,以及最近的是《父爱如山》、《关中义事》等等。以至于到了现在,很少有人记起滕站是靠电影起家的了。

情有独钟,重返电影界

用滕站的话来讲,他对电影情有独钟。

近年电影风头正劲,滕站正率旗下的金英马厉兵秣马,剑指电影,圈土重来。

虽然圈内的热钱对电影投资趋之若骛,可高回报意味着高风险 ,内地的电影市场的盈利状况很令人堪忧。2009年的电影产量456部,但是真正走入院线放映的只有150部。真正盈利大赚的电影更是廖若晨星。无论是去年的贺岁档还是今年的暑期档,这种情况非常突出。

在这个纷乱的矩阵里,如何把握确保不败之地?

滕站强调市场需求的重要性。在他看来,喜剧电影在今年将依然走峭。无论是《三枪》,还是《非诚勿扰》,都提供了一种可靠的票房保证模本。“所以我今年亲自抓的剧本就是喜剧。”

然而,喜剧片票房不尽人意的案例也显而易见。李湘的带孕宣传,也未能将《熊猫大侠》复制《十全九美》的票房神话,而《追影》更是败走麦城,票房只得成本的一半。

对此滕站认为,这些片子败在制作上面——喜剧因素有了,但是喜剧的元素有些古怪、强行搞笑,并不为观众所接受。

滕站对其喜剧类型片的投资规模定位在2000万以内。 “喜剧的成本小,票房跌也跌不到哪去。有些影片投资上亿,到最后只收回几千万票房,那这种亏损就太大了。这种片子太多了,最大的是《孔子》,一亿多成本拍的,只收回几千万票房。”

除了喜剧片,金英马利用自身的海外合作渠道,投身大制作。滕站透露,即将与美国好莱坞合作,参与一部成本上亿美金的影片项目,其中金英马投入几千万,双方进行全球分帐。

根据美方要求,在九月之前,影片的名字和详请还不能透露,现在了解的信息是:影片讲的是发生在明朝,几个外国人到中国探险的传奇故事,类似于《马可波罗游记》。演员是好莱坞和华语的一线明星;导演是一线华人导演。剧本由美方打造。十月即将在中国内地开拍。预计2012年3月上映。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