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影视剧要有社会责任感

拍摄涉案类法制影视剧,我们一直关注时代主题与当下的话题,尽量与之相融合。以前拍摄的《黑洞》和《冬至》等剧也好,现在播出的《国家形象》也好,都有一定的市场和政治意义。2004年到2007年,是我们国家开展了为期三年的“禁毒人民战争”,其间发生了许多惊心动魄、可歌可泣的故事。公安部希望通过更多渠道宣传这些事迹,以达到警醒世人的作用,电视剧是其中一个很好的载体。争取到这个题材后,我们便希望能整合各方面力量,使电视剧尽可能地扩大其社会效应,让它好看、耐看。

涉案剧的一个特点、或者说是缺憾,就是“重故事、轻人物”。在我看来,一部电视剧不管它的情节有多么地曲折离奇,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有多么地跌宕起伏,戏演完了,没有几个能够给人扎扎实实留下印象的人物,观众是照样不会买你的账的。因此在人物塑造上我们一直在寻找突破,尽量地不落窠臼。如警察有很多种类型,缉毒警又可以说是所有警察里面最危险的,他们面对的都是毒贩这样的亡命之徒,所以他需要有高超的智商和过硬的本事,但如果一味的突出他的睿智和英勇,这个人物就很单调,很无趣。为了避免同质化,我们尽可能扩大选择范围,尽理避免那种比较硬朗,看上去老谋深算的演员,希望能更多还原人物的真实感觉。如对张嘉译的选择,他的戏路就很广,线条比较柔和,给人感觉责任感较强,在《半路夫妻》里演过一个很“异类”的警察。

除此之外,我们还要在剧中情上编排一些戏,以突出主要人物性格的其它方面,使人物更立体化。而在反面角色上,也尽量让他呈现出不同的色彩。如一个毒贩,阴险,高智商,但另一方面他也有温柔,脆弱的一面。总之,要让观众看过之后说:这个人就是这样的。

涉案剧在故事上要把握收放的度。虚构的故事,像《黑洞》强调的是故事的戏剧性,但细节上要往实处着笔,不能过于虚化。而《国家形象》源于真实案件,有新闻性更兼可视性,这种剧作反而要在剧中情和表现手法上收住,让它更艺术化,不能过于写实。

我觉得作为一个影视剧的制作单位,首先考虑电视剧作为艺术产品的品性,也就是说要谙熟电视剧的制作规律,无论从主题上还是表现方式上都应该对剧作提出更严格的要求,把握故事的影像叙述规律,凸显电视剧优于同类内容的法制节目的优势,规避一些情节上和表现手法的不利因素,要会以电视剧的表现手法从人物塑造、故事编排、节奏把握等方面来表现深层次的人性。学习借鉴成功影视作品的优点,把类型剧拍出类型的优势。其次,我觉得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有社会责任感,也可以说是作为一个企业的良知。缺乏这一点,要拍出好作品就无从谈起。(转自民主与法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