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娱乐核动力”:上市不是最终梦想

 

卷首语

未来是什么?

这是所有行业都要面对的问题。

对于中国娱乐业来说,这个问题似乎更加重要。

无数从事娱乐业、无数关注娱乐业的人都在找寻这个答案。

但是,未来是无法找寻的,未来只能创造。

在娱乐圈,有这样一群人,他们肩负着创造未来的使命。

他们的目光所在,就是中国娱乐业发展的方向;

他们成败胜负,决定着中国娱乐的兴衰;

他们是中国娱乐最核心的一群人;

他们是中国娱乐的核动力。

网易娱乐,对话中国娱乐核动力。探寻中国娱乐发展方向。

前言

金英马曾经被媒体预言是第一家上市的影视企业,然后不幸遇到了金融危机。金英马的发展轨迹,是中国影视行业的范本,这个范本就是,从作品到产品到产业再到资本。

金英马总经理滕站简介

滕站,是近年来《黑洞》、《冬至》、《大宅门》续集等热播电视剧的出品人,也是屡创电视剧收视狂潮的“金英马”影视公司的创始人、掌门人。滕站一直保持远离媒体的低调姿态,但在影视圈内提起“金英马”,那绝对是响当当的金字招牌——八大民营影视公司之一。

从当初仅靠从朋友手中拼凑借来的5万元拍电影,到现在融资一亿准备上市,生于1966年的滕站已出品了20多部电影,电视剧千余集。金英马也是业内最早涉足资本运作的影视企业,发展轨迹几乎是一部行业范本。

金英马发展历程

——1993年,用借来的5万元筹措到120万元,拍摄内地第一部娱乐电影《欲霸天下》;

——1996年,融资过千万,同时开拍三部电视剧;

——2007年,金英马影视突然宣布,顺利融资5亿人民币。不少媒体因此预言,金英马或许是业内第一家上市的企业。然而,由于金融危机,金英马不得不与提供融资的企业和平分手;


——2010年2月,金英马高调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与福建九华集团合作,由双方共同出资组建新公司,意图通过三年的努力在A股上市。

金英马发展四部曲——作品、产品、产业布局、资本运作

2009年10月,中国股市的创业板正式启动,最夺人眼球的,却是影视娱乐行业的华谊兄弟,人们惊奇地发现,一夜之间,导演明星也都个个成为大股东,身家不凡,圈内知名的影视娱乐公司,都成为大众关注的焦点——谁将下一个叩击中国股市的大门?

最早进行资本运作和产业布局的金英马,也曾经被媒体认为极有可能第一个上市。总经理滕站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以前影视娱乐企业,在市场和政策之间游走,被边缘化在主体经济企业之外,如今影视产业被纳入中国资本市场体系之中,对整个产业的规模化、规范化、制度化发展,都有着重大意义。

网易娱乐:其实研读金英马的历史可以发现一些很有意思的事情,金英马以电影起家,后来在电视剧市场火热时候迅速杀入电视剧市场。但是貌似前两年有一些沉寂,然后这两年又特别的活跃,能给我们解释一下为什么?

滕站:金英马其实是中国无数个影视娱乐企业的样本之一,你所说的我们发展的轨迹,其实与中国整个影视娱乐行业的发展有关。我们都知道,中国影视娱乐企业,尤其是民营企业,一直游走在政策和市场的边缘,在没有获得制作许可证之前,其实就“无证”存在了很多年,是典型的“先干事儿后办证”的行业;你仔细看金英马的发展轨迹,其实都与中国影视娱乐大的背景密不可分的。

作品期:商业电影、电视快速掘金

滕站:九十年代末期,内地的电影市场非常繁荣,但当时中国电影主要是文艺片的天下,电影人也陶醉于“玩艺术”的感觉中,但对比香港和海外电影后我们发现,内地商业电影(也称娱乐片)匮乏,但其实这样的影片是相当有市场的。当时下决心做娱乐片,一方面是娱乐片相对于其他题材的电影来说,所涉及的意识形态问题较少,不会冒政策上的风险;另一方面娱乐片的制作成本较低,比较好控制及操作,对起步阶段的公司来说,拍摄娱乐片是投资少、见效快的选择。最后我们120万投资了电影《欲霸天下》,警匪冒险,江湖追杀,包括香港明星演员的出演……应该算是内地第一部商业电影,最后《欲霸天下》卖掉了几百个拷贝,票房相当火爆。这个决定也证实了我对市场的判断:商业电影大有作为空间。之后我们又先后拍了12部商业电影,算是在内地商业片空白的节点上获得了不错的收益。

网易娱乐:但我们都以为金英马是以电视剧起家的。

滕站:电影是那个时间点比较重要的工作内容,之所以会被人认为以电视剧起家,那是我们转入电视剧制作非常迅速,而且后来拍摄的电视剧在市场上的影响力比较大,像《黑洞》《冬至》《风云》《绝代双骄》《国家公诉》《康定情歌》《情定爱琴海》……这些电视剧在收视率和投资收益上,都取得了很好的回报,也有很好的口碑。

产品期:规模化运作与影视名牌的建立

网易娱乐:对影视文化企业来说,品牌和影响力就是资本。我知道在之前曾经有过排名,金英马内地八大民营影视企业之一。这种地位的确立大概是什么时候?

滕站:这个格局应该是在2003年前就形成了吧,那一年我们八家民营影视获得了广电总局颁发的电视剧制作(甲种)拍摄许可证。内地影视公司的竞争其实很激烈,不少公司发展着突然就改行或者破产了,金英马能够一路走过来已经算是赢家。其实在1998年左右,金英马就确立了一个思路,那就要做到规模化和打造公司品牌。

滕站:在1996年之前,我们的公司以电影为主业。但是1996年——1997年,中国电影进入一个拐点,当时中国开始引进进口大片,《亡命天涯》和《真实的谎言》等等,一时之间进口大片几乎占据了国内电影的全部市场,国产电影票房全面溃败。说实话,那时候中国观众的眼睛非常饥渴,一看到好莱坞那么大场面的东西都懵了,观众的胃口从鱼香肉丝突然换成了麦当劳,本来空间就不大的国产片市场又被挤压了。那时候多数中国电影人都很迷茫,很多民营公司也不敢再贸然拍电影了,相比之下,那时的电视剧市场却表现出了很好的上升势头,无论是古装剧《宰相刘罗锅》还是反映现实问题的《牵手》,中国电视剧从制作到编剧表演,突然上了一个大台阶,看电视剧成了多数人的娱乐方式和习惯,影视公司都普遍看好电视剧,我们也在那个时候把主要精力转到电视剧制作上。
网易娱乐:金英马当时拍电视剧跟其他公司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么?当时在市场上很火热的民营影视公司,现在留存的其实不多了。

滕站:跟其他一些民营影视公司相比,金英马在选择电视剧上也有自己比较市场化的标准。一方面改编流行的小说,当时的电视剧《抉择》和《生活秀》,都是根据热卖小说改编的;1997年香港回归后,很多港台和海外制作人也开始找金英马合作,那时候的合拍片也比较多,《财星高照》、《绝代双骄》、《达摩祖师》、《陆小凤之决战前后》、《风云》、《大醉侠》等等;2001年前后《黑洞》、《国家公诉》、《威胁》等“反腐”系列的主旋律电视剧,这些都让金英马这个品牌深入人心。

产业布局 延长产业链完整很重要

网易娱乐:但是有一段时间,感觉金英马独立出品的影视剧少了很多,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作品的低潮期呢?

滕站:是有这么一个阶段,这也跟中国内地影视制作大环境相关的。由于中国电视剧发展势头很好,2000年以后,繁荣的影视剧竞争非常激烈,其中不少公司因为投资失误退出了这个市场,我们在电视剧上投资了一些民歌故事和青春偶像剧,市场反响也很不错。但是从2004年开始,中国的娱乐产业开始了比较大的变革和震荡,一方面是电影市场回暖,大投资、大制作、大电影逐渐成为市场的主流(也许后来证实这条路并不是错),但我们还是比较谨慎,所以更多的是跟行业同仁的合作,比较少独立制作电影。电视方面,也是同年,电视产业进行了大幅度的改革,我们也更多以合作的形式进行投资以规避市场风险。

滕站:这一方面是出于对市场的判断,但更重要的是我当时对公司重新定位的思考:在制作能力、市场判断、产品规模和品牌上,金英马都表现很好,我们可以不可以试图走得更远?我们能不能把产业链延展得更长一些?那时候我们开始建立了自己的艺人经纪部,也建立了自己的广告公司、图书策划公司等。这个阶段其实是我们调整布局积蓄力量的阶段,希望扩充自己的娱乐版图,为将来形成以影视制作为核心的全产业链文化集团做基础准备。

网易娱乐:那你对于金英马整个产业链的构想是怎么样的呢?

滕站:我对金英马的产业链规划是:以影视策划、制作、发行、营销为核心,集广告代理、演艺经纪、电视栏目制作、音像与图书出版、衍生产品销售等多种娱乐产业链于一体的大型文化产业集团。

资本运作 谋求更大产业格局

网易娱乐:记得在2007年或者2008年,当时淡出人们视线有一阵的金英马突然宣布获得了好几个亿的资金注入,当时是怎么回事?

滕站:那时金英马本身的产业链思路比较完善,得到香港投资公司的认可,然后双方在利益目标上达成一致,他们投资我们公司,希望能够获得相应的回报。后来紧跟着2008年的金融危机,香港的经济受到很大影响,投资公司在影视这方面的运作陷于停滞,我们合作双方非常和平地分了手。

网易娱乐:那我们知道现在金英马与福建九华集团再次牵手,共同出资一亿成立新公司,这次跟上次有什么不同吗?

滕站:上次与香港公司的合作目的很单纯,对方有钱想盈利,我们想扩大规模缺钱,所以对方投资我们保证给对方回报就ok。其实就是项目合作,我们当时拿到资金就投拍了三部电视剧。但是这次是双方共同成立一个新公司,是融资成熟期,在这个阶段,我们目标很明确,就是希望在这个新平台上达成上市这个更高的目标。

网易娱乐:其实提到这里,我有一个疑惑。现在影视行业常常听到的制片人、导演,包括公司老板都说,不缺钱。那么作为一个公司而言,上市的意义在哪里呢?

滕站:更多民营公司在谋求上市,其实这是一个势在必行的情况。就像你说的,一个电视剧一年的产值也许不抵一个楼盘,民营影视企业本身其实是脆弱的。一个影视公司一年生产一两部电视剧、一两部电影已经很了不起了,这种规模仍然是作坊式的,抵抗风险的能力很小。不少人说不缺钱,那是某一个项目不缺钱,但是对于一个产业化的公司来说,这种零散的项目显然是不足的。通过上市募集到更多的资金,打通上下游产业链,发挥资本运作、内容为王的优势,形成制作、发行、广告、明星经纪等齐头并进,同时加强影视后产品开发与影视基地等多种与影视相关的连带产业的建设……这样才是上市的真正目的吧。

网易娱乐:那具体到对金英马来说,现在上市的需求很迫切吗?

滕站:我们公司要上市对我们来说有两个主客观方面的原因,主观原因是我想把公司做大做强,做成一个文化产业集团公司,不光是电影电视的拍摄、制作、发行,同时跟文化产业都有相关的业务,我都想把它装进去,所以要把公司做大做强,这是我的主观原因。客观原因就是刚才我说的,现在市场上在发行上还有一些不规范的地方,资金链是非常困惑我们影视制作人的一个问题,在一部电视剧拍摄结束以后,要等待它的资金回来,再拍摄另外一部电视剧,一个电影结束了,要等着这个钱回来拍另外一部电影,周期非常长,这样的话我们要等前面的资金回来再拍另外的戏,很多创作人员的时间和他们的能力都浪费了,浪费了以后我们的公司也做不大,做不强,业务量也上不去,所以我觉得融资也好,上市也好,我们是有需求的,需要这样做,同时我们也希望可以扩大我们的业务量,把我们的能力和我们团队的制作能力充分发挥出来。

网易娱乐:但是我还是比较奇怪,上市就能够解决资金短缺的问题?就能够提高作品质量吗?上市能够给公司带来什么样的利好前景?

滕站:上市提供的是资金、制度和管理保障。当作品不再为资金发愁时候,拍戏也会精雕细琢,这种精耕细作的方式能够保证它的收视率和制作水准。而且我说过,其实上市以后的资金,不是光用于拍摄电视剧和电影的,我刚才说了,我们要考虑文化产业,比如我们公司如果上市以后,当然,上市之前我们已经在做了,我们要进军动漫、影视后期制作,影视拍摄基地以及与影视相关的文化产业的房产,我们还有这样的事情要运作,这些都必须要得到资金的支持,不是狭义上的我拿了一笔钱就用来多拍一部电视剧,多拍一部电影。

金英马资本运作之路——从5万元到1亿元的“借鸡生蛋”

 

从金英马的发展历史可以看到,不论是早期创业阶段,以及现在谋求上市,金英马对于资本运作的先知先觉在民营影视行业较为少见。对滕站来说,内容生产和资本运作,是公司两个不可偏废的重要内容。

网易娱乐:之前我们听说过你借款5万元“打天下”的故事。其实这个跟你后面的一些运作有些类似,你充当的是资本与内容的对接者。

滕站:最早创立公司确实是从别人那里借来的5万块钱,第一部电影也是借来的120万启动的,投资者也获得了很好的收益——其实这就是一个双赢的过程,只有让投资者赚到钱,才可能有继续的投资和更大的发展。

网易娱乐:1997年你就敢拿上千万来拍一部《上海探戈》,这还是比较少见的。

滕站:在1997年,上千万确实属于巨额投资。当时我们却是同时开拍三部戏,其他需要的资金都来自融资。采用分散投资的套路,将公司的资金分成三份:第一份放在投拍的第一部电视剧上,并通过融资渠道为之注入其余的拍摄资金。用剩下的两份资金投资另外两部电视剧,同样通过融资筹得其余资金。这样有三大好处,第一风险降低,第二知名度更高,第三市场的占有份额比较大。如果在这三部戏中有二部是好的,可能它的市场回报比仅拍一部戏要大。

融资就是为上市

网易娱乐:那2007年的那次,当时募资的目的跟现在其实不一样。

滕站:上次的融资就是纯粹给你钱花,这次融资是有一个比较高的平台,你要往上市走,那次的融资就是我给你多少钱,你给我产生多少利润就行了,保证你的资金不断链。

网易娱乐:现在很多影视企业都得获得了风投,通过了解我发现金英马在资本运作上面是走得比较早的,一般怎么样的企业容易吸引到融资呢?

滕站:其实这个融资的过程真的没有什么稀奇的,就是人家要看,给钱的人一定要看你缺不缺钱,而且有没有能力花他的钱,金英马要注重的是他的钱有多大要求,能给我带来什么,所以双方一拍即合。这个东西给你举个例子,但是不知道这么说合适不合适,好比我们两个谈,你有钱,你的钱放在兜里是亏损的,没有产生利润,你放在银行里面那点利息不够的,都是亏损状态,那你就必须要找一个好的平台,让你的钱帮你赚钱,这就是初级的融资嘛,非常简单。

网易娱乐:这次与福建九华的合作,目标就是上市对吧?双方是怎么就这么一拍即合,成立了一家新公司呢?

滕站:过程非常简单,他们早就想投资文化产业公司,在国内了解了一下,觉得金英马公司从规模、经验、公司的口碑上都比较符合,他们通过朋友一介绍,我们坐下来一谈,大家一拍即合,他们的管理也很规范,这个东西过程不是很曲折,因为他们事前已经了解过,像我们这种文化公司总会在网上把自己宣传出去(看我们的官网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客观数据,是我们在业内的真实状况),所以他们都会上网看,通过调查,在行内、业内人士问“你们知道金英马公司吗?他们怎么样?”了解一下,同时也关注我们的作品,而金英马具备这种能力,但是金英马公司缺钱,那我们不就是一拍即合嘛。

如果我不缺钱他也不能跟我合作呀,他的资金进来干嘛呢?所以他发现了金英马这个团队的能力比现在的生产量要大得多,为什么没有这么大的生产量?因为他们资金链有问题,正好我们有资金,把这个链条给你接上。

网易娱乐:当时除了有钱,他们能带来资金、管理、理念、财务制度上的更新,对他们后面那么多可能会跟你们绑在一起的小企业,他们所谓的资源也是你们所看重的吗?

滕站:当然了,现在我们不是光要一点钱了,现在有一个好的题材的电视剧,就像你刚才说的,找一点投资很容易的,但是我看重的是他们还能把我们的业务拓展,同时还能带来一些好的管理的理念。作为我们金英马影视公司本身在业内就有很多资源,他们作为资本运作,不光是在福建地区,在全国也有很多资本资源,这就是我们的优势,两边的优势最后我们合作出来的股份公司的优势,我们有影视的制作和市场经验,这是我们的优势,他们有资本运作的优势,我们合在一起,那这个公司的优势就很大了。

网易娱乐:金英马的优势其实我们已经看到比较多了,那我很想知道九华集团的优势会有哪些呢?

滕站:刚才我给你说的,资金的管理、财务的感觉、公司规章制度的管理,广告,跟别的行业的合作,都是他们带过来的。举个例子说,以前我们的财务问题上都稍微随意一些,这样的话就容易增大成本,在管理上不是特别规范,所以导致有一些可以节约出来的资金最后没有节约出来,现在更规范的管理以后,使得我们在成本上都可以节约下来。

上市并非最终目标

与其他影视公司相比,金英马的“胃口”似乎更大一些。电视剧、电影,除开这些在资本市场已经很是火热的产品外,滕站和他的金英马却更希望有更多的文化内容被纳入资本管理的范畴,真正做大做强。“迪斯尼”是滕站每次接受采访时都会提到的一个品牌,在他看来,当一个文化企业发展为一个品牌、一个符号,那就有了更多的动力。“倘若上市后也只能围绕电视剧和电影制作,那么我认为上市是没有必要的。”

网易娱乐:但是对于一个民营公司来说,如何保证自己的电视剧都是优质的,这一块不知道金英马是怎样做的?

滕站:这个可以告诉你,不能保证每一部都有,但是你要从经营的角度里面说,我如果五部里面有一部有一点问题影响不大呀,再别说七、八部,反过来我做的时候就不允许五部里面出现一部,我在每一部都严格把关,这个把关的东西就是非常技术性了,市场的调查,剧本的挖掘、演员的安排,不光是名演员,而且还是适合演这个戏的,成本要控制,电视台的尽早沟通,要这个账期,等等这一系列把它组合好以后,这个电视剧就从很大的风险一路降到最低的风险,你想当有一部电视剧我认为它会是赔钱的时候,先期就不做了,就是我们每一部都严格把关,当然,不可预见的因素是有的,但是这种不可预见的因素是多少?为什么叫不可预见的因素?那毕竟占的比例是很小的,所以我相信像这样去做电视剧或者电影,你的五、六部都会成功,或者有一部失败,有出入,那么这个风险相对就小了。

我五部电视剧,四部赚钱,一部赔一点钱,或者是刚刚收回成本,我在整体上还是赚钱的,每一件事都扎扎实实的去做,用我们的话说,当你没有收到钱的那一天,你的风险永远存在,但是我们在做事之前要把风险降到最低,不能降到零,但是要降到最低点。

网易娱乐:电视剧的题材方面,不少公司老板提出应该有专业化的分工,金英马的题材有什么偏好?

滕站:市场是瞬息万变的,永远不要把鸡蛋放在同一篮子里。其实金英马拍摄的题材种类非常多,古装剧、民国剧、时装剧、武打片、警匪片、悬疑片、言情片、偶像片、生活剧,我们都有。公司从成立那一天定的方向就是,只要老百姓喜欢的题材,我们就拍,不要给自己一个题材的限制,没有限制。

网易娱乐:这样做会不会觉得资源相对分散?

滕站:没有,我们的制作人对相关题材都能把好关的。

网易娱乐:你们现在自从跟九华集团成立新公司之后,成立了很多工作室,而且工作室是制片人加发行人。

嘉宾:是的,与九华合作之后,我们成立了“6+2”工作室和一个子公司。工作室采取制作人加发行人的方式。制作人对拍摄剧组的把关很严,他知道哪一种题材应该怎么制作,怎么节约成本;发行人了解市场,他就可以给制作人提供需要一些什么演员,需要什么风格,这也是,一个是业务上的把关,一个是市场的把关,两个进行结合。这样把电视剧成产、销售两大链条结合在了同一个工作室上,这样能保证作品兼顾质量和市场两个方面。

未来之一——明星

网易娱乐:那能不能给我们透露下,接下来金英马会有哪些比较大的举动呢?

滕站:我们和九华集团成立的新公司,将会在电视剧和电影两个方向平行前进,预计每年拍摄3—5部电影、300集以上的电视剧。2010年有《侠隐记》、《傻春》、《我的钱包谁做主》、《家的N次方》、《我的宝马王》、《匪娘》、《第三种爱情》、《郎心如铁》、《甘家故事》、《我是好男人》、《夜惊魂》、《荒村公寓》等12部影视剧投拍。在艺人经纪上,签约艺人已经增长到近40名,有一批一线的大明星,有一批实力演技兼具的中生代,同时储备大量有潜力的新人。

网易娱乐:你们的演员队伍是在扩大,但是更多的时候恐怕还是在培养新人?

滕站:对,明星是一个统称,不同的年代,不同时机、不同的年都会有新的明星出现,所以演员不用着急,我们会根据公司的自身力量多签演员,签好演员,签有发展前途的演员。

网易娱乐:其他公司似乎更愿意直接挖那些在市场上已经崭露头角的明星,你们好像更多的时候愿意自己培养新人,你不怕培养成熟了就被人挖走了吗?

滕站:这是一个双方的问题,大家要是有合约,有情感,有互相在一起的友谊和友情的话也是可以的,那你说谁都会培养新演员,你培养一个新演员就跑了,再过两天又跑了,这样的话我想这种演员还是少数的。

网易娱乐:在演员跟公司的关系上,你们会有一些什么措施,让他们即便成名了也不会离开公司?

滕站:几方面吧,一方面是合约的法律条款的制约,一个是平常交往当中的友谊和真心相待,把演员给人家包装好,有一些服务性的工作搞好,让演员感觉到跟我们合作很温馨。

未来之二——品牌

网易娱乐:我特别好奇,作为影视娱乐公司,实业基础与品牌影响力到底哪个更重要?

滕站:在文化创意产业,无形资本比有形资本很多时候更有价值,无形资产的升值比有形资产的扩张来说,可以具有更高的速度、可以具有更大的空间,一些国际知名传媒业的无形资产大于甚至几倍于其有形资产,就像我之前跟你说的迪斯尼,它的品牌价值占据市值的54%,达到325.91亿美元。

网易娱乐:品牌价值比重竟然这么大……迪斯尼的成功还在于它能够有一系列的实体产业吧?

滕站:这就是文化创意产业的另一种魅力。文化创意产业,讲究一个“协同作用”。举个例子,像现在很流行的喜洋洋、灰太狼,一部动漫片的成功,可以带动一系列的产品开发,可以简单地解释这种“协同效应”。很明显的例子是美国,美国电影的票房收入只占到电影产业收入的27%,而73%的收入来自于衍生品的开发和销售。

网易娱乐:那您认为现在中国还没有形成这么完整产业链条和庞大产业规模的原因是什么呢?

滕站:起码资金链的短缺是其中的原因之一。

网易娱乐:再问最后一个问题,你认为影视娱乐公司上市之后对这个行业会有什么样的推动作用?

滕站:上市的作用一是规范,二是能带动整个行业的发展。中国的文化产业现在还没有做成规模,美国做到极致了,你想一个迪斯尼它是用什么挣的钱?这个你们应该知道,它根本不是靠电影的,它的唐老鸭、米老鼠做了多少年?这个品牌多少年?我所说的文化产业就包括这些,我们现在所谓的文化产业仅仅局限于一部电影投多少钱,卖多少钱,这并没有做到极致,咱们再举个最近比较成功的例子《喜羊羊和灰太狼》,你看它这些品牌的东西,已经是有这种势头,在往这种方向走了。

年轻的滕站在采访的最后说,“我从来不认为中国的影视娱乐企业是对手的关系,中国的文化企业成功的还是太少,我们希望有更多的企业脱颖而出,撑起中国文化产业这方具有巨大发展潜力的天空,这样才可能真正把这个行业做大,才有可能出现像迪斯尼那样的娱乐产业王国。

文/梅子笑 编辑/张立意 丑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