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电视周刊:我是一个喜欢压力的人

发布者:平沙

金英马总经理:滕站

北京,位于北四环健翔桥的一幢高档商务楼中,“金英马集团”占据了整个23层一层楼,透过公司总经理滕站办公室的飘窗,水立方和鸟巢近在眼前。半个月前,金英马公司在“风华正茂开门红发布会”上宣布,与福建九华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共同出资一亿元注册成立新公司,进一步拓展影视制作并努力发展与之连带的相关产业,争取成就文化产业集团,三年时间达成主板上市。在当前影视公司林立的格局下,作为国内最早的民营影视制作公司之一,在大浪淘沙的商海竞争中,“金英马集团”凭借其稳健进取的风格,又迈出了重要的一步。日前,滕站神情轻松地接受了本刊记者的采访。

■投资公司对我们的调查,细到头发丝

翻开金英马16年的历史,相信读者和观众会为这家公司的赫赫成绩喝彩,16年来,金英马摄制电影20部、电视剧1700余集,投资从未亏损,获得“飞天”、“五个一”、“金鸡”、“华表”等多个奖项,出品了诸如《生活秀》、《38度》、《黑洞》、《冬至》、《康定情歌》、《大宅门续集》等优秀影视剧,并且与其他公司合作拍摄了《门徒》、《赤壁》等大片。而滕站作为公司的领头人,可谓眼光独具、魄力非凡,带领公司走在中国影视剧制作的第一线。

一壶茶,淡淡而饮,出生于四川的滕站有一种特有的淡定。滕站介绍,和福建九华公司的成功合作,让金英马的制作插上了翅膀,金英马集团调整结构,迅速组建了6个制作工作室和两个合作制作公司,加强专业化管理。除了公司原有的陶红的电影工作室及第一第二制作工作室外,著名导演和制作人也鼎力加盟。比如《亲兄热弟》的导演黄立加、《大宋提刑官》的导演阚卫平、《铁齿铜牙纪晓岚》的导演刘家成,都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制作人张备的“金鼎盛世”公司将主打恐怖电影制作这张王牌,要做类型化影片的专业公司,制作人杨利的“金好风”和金英马强强联手,要在精品电视剧上做出好文章。截至现在报到集团的立项影视剧已经有12部,各个工作室和合作公司力争上游,金英马集团如虎添翼,将借此机会取得长足的发展。

在华谊去年成功上市后,国内影视行业掀起一股融资的大潮,国家对文化创意产业的关注和扶持使行业得到加速度的冲劲。但成功融资对于任何公司都非易事,滕站表示“金英马集团走到今天也已经在资本之路上磨砺了十年。2007年香港上市公司的注资,给我们提供了新的机遇和经验。这次和福建九华的战略合作,金英马是有备而为。”滕站透露了对方看中金英马的原因,他说:“福建九华是第一次投资于影视行业,就选择了我们,他们看重我们的实力,表现在五个方面,第一,金英马的品牌,第二,我们的优秀团队,第三,丰富的影视剧制作经验,第四,金英马在业界的良好的口碑和信誉,第五,我们的资历,这么长时间在影视圈不败,金英马肯定有独到之处。”

尽管认识到金英马的优势,福建九华在投资前还是做了慎重细致的调研,滕站说:“他们精细的程度,夸张点说就是我们公司有几根头发丝都能数清楚。我们有之前合作的经验,更重要的是实力和诚意,最终大家很快达成了共识,那是我们共谋大业期待双赢的信念。”资金的注入同样带来不小的压力,他说:“原来我们是比较独立的,现在摊子铺得大,必须更加认真,因为责任和回报也不同了,不能让合作方失望。但我是一个喜欢压力的人,而且要求自己把压力迅速变成动力。” 

■从5万元到2000万的投资

回忆起当初创立公司的情景,滕站说:“从朋友那借的5万元钱,要维持公司的基本运作,友谊宾馆的房租都交不起,还是朋友帮我交了半年。” 最初的创业对滕站来说是艰难的,五万元资金在买了桌椅板凳、办公用品、给员工发了工资之后,所剩无几。其余的房租、电话费等都要再找朋友借,当时电话费高得出奇,最多的一次六千多元一个月,所有的电话都是他打给别人的。半年后,滕站找到了他的第一个项目——电影《欲霸天下》。他遇到了一个令他至今仍然感激不已的投资人,120万元完全让滕站支配,就基于对滕站的人品和能力的信任,他当时甚至没有任何的偿还能力。

《欲霸天下》成功地卖掉几百个拷贝。滕站第一部电影赚了一百多万:“拿朋友的钱赚了钱,这叫借鸡生蛋吧!但这一百多万投资方拿大头,我们拿小头,就这样一点一点原始积累,一部一部拍片子,账户上开始有几百万了。”到1996年,滕站已经拍了12部电影,没有一部是赔钱的。

滕站以眼光独特、行事大胆而在业界闻名,金英马开始真正全力涉足电视剧的第一部作品《上海探戈》就出手不凡,就是搁到现在,也未必有公司敢于这么冒险地投入。当初香港导演陈勋奇从好友成龙那里拿到《上海探戈》故事大纲,希望找个内地投资伙伴,但只有两页纸的故事梗概却需要逾千万元的巨额投资,大多数公司觉得没谱。回忆起那时的情况,滕站自信地说:“凭直觉感到这部旧上海题材的故事蕴涵着巨大的商业潜力,陈导是从电影转做电视的第一部剧,也一定会用心。”而那时金英马的所有资产加起来刚刚够拍一部电视剧,风险已经不是当初的一百多万的分量,如果砸了,公司几年的心血就付之一旦。滕站果断拍板投拍!最终该剧拍摄近一年,投资追加到两千万,金英马把全部资产都押了进去。《上海探戈》在国内荧屏一炮走红,奠定了金英马走向下一个成功的基石,此后的《黑洞》、《冬至》等电视剧让滕站成为电视界的真正的金牌制片人。

■《黑洞》外同样精彩

金英马这匹健马也并非一帆风顺,在十多年的发展中经历了很多起伏, 滕站说:“我们业务能力虽然逐年提高,但起伏变幻的市场不断带给我们考验。”1999年,金英马投巨资拍摄了武侠剧《绝代双骄》,刚拍完,在发行时,遇到当时广电总局出台文件,对电视剧的集数进行限制,《绝代双骄》险些不能在黄金档播出,滕站说:“当时很着急,这几年,公司经得住一两部戏出问题,但当时,每一部戏都是身家性命,不能有丝毫的闪失。”

滕站最终率领公司“涉险过关”,闯过险关增长智慧,滕站感觉要在影视剧题材、形式的多样化上做足功课。金英马反腐题材的电视剧《黑洞》曾经辉煌一时,那时对拍摄续集的呼声甚高,但不久,警匪涉案剧在黄金档限播,金英马因为续集正在策划阶段,没有造成损失。有人归结于滕站运气好,其实是他早有多种题材并进的设计,确实印证了“机会只给有准备的人”,此后,《台湾首任巡抚刘铭传》、《情定爱琴海》,直至《康定情歌》的热映,都是让人佩服滕站的幸运,呈现了金英马在《黑洞》外同样的精彩,哪知他是早已运筹帷幄,悄然把压力变成了前进的冲力。

2003年,在金英马公司成立十周年之际,滕站得到广电总局颁发的民营影视公司电视制作甲种许可证。这是对他最好的嘉奖。

■老总不能把个人爱好放在对公司的要求上

谈到近期计划,滕站介绍,融资成功的金英马在今年上半年就将有《侠隐记》、《傻春》、《我的钱包谁做主》、《家的N次方》、《我的宝马王》、《匪娘》、《第三种爱情》、《郎心如铁》、《甘家故事》、《我是好男人》等电视剧开拍,《夜惊魂》、《荒村公寓》也将给喜欢恐怖片的观众带来惊喜。作为影视界的“风向标”式的人物,滕站对今年国内电视剧走向有何看法?滕站说:“今年的战争片要注意把握,因为去年的战争题材的电视剧太多了。亲情剧、喜剧,贴近老百姓生活的电视剧应该会唱主角,同时,古装剧在回升。3月22日我们投拍的《侠隐记》已经在怀柔开机,这是我们七年后的重现武侠江湖吧。”

滕站的身上具有一种活力,他坦言自己很享受有压力的情况,越有压力他就越能有成绩。问及他平常的爱好,他还是没有离开本行,“休息时喜欢看碟,个人比较喜欢战争警匪类题材的影片。”问他会否因为个人的好恶而投资?他笑着说:“我认为一个老总,不能把自己的个人爱好放在对公司的要求上,一切应该以市场规律为准,比如今年我觉得喜剧会比较好,我就投喜剧,而虽然我喜欢战争题材,但我觉得最近这种题材已经饱和,于是我们今年会减少这方面的投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