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广播影视:谁点了圈内这把火?

资本永远是逐利的,哪热它就往哪去。电视剧行业的上市和投资热潮吸引了大批热钱涌入,而热钱的大量注入又点旺了圈儿内这把火,这一切都是连锁反应。
 热钱从哪来?

面前电视剧行业涌入的资金主要有三类?银行贷款、基金和民营资本。

银行贷款通常需要实物抵押,或由担保公司担保来实现,这一点显然成为影视公司的软肋。面前国内影视公司有形资产有限,大多以版权为抵押,滕站提出,“对于银行来说,版权是很虚的东西,万一戏没拍好或者半路停机,哪还有版权?”而在尤小刚看来,影视创作风险较大,担保公司通常只收得10%的担保费,而一旦出现差错,风险就要自己扛,因此也不太敢为影视公司担保。

鉴于以上原因,过去的银行并不给影视公司提供贷款。历史上仅有一次,导演郑晓龙拍摄《北京人在纽约》时,以北京电视艺术中心房产为抵押,享受到了银行贷款。

自2008-2009年期间,国家鼓励文化产业发展,银行开始给影视公司提供贷款。目前,金英马影视已拿到北京银行3000多万元的贷款,但在滕站看来,这笔钱对于影视创作只是杯水车薪,“按照现在电视剧每集100万元的制作成本来算,3000多万只够拍1部电视剧!”

虽然银行提供给影视公司的贷款额度较小,但这并未影响圈儿内的“火势”。事实上,电视剧行业“不差钱儿”,重要的推手不是贷款,而是基金。
 基金主要采取培养中小公司上市的方式,收购公司20%-30%的股权,在公司上市后,迅速转手获得巨额利润。不过,影视行业风险较大,基金为何还敢蜂拥而入?
 业界人士回应,基金并不傻!

实际上,基金清楚了解影视制作业的风险性,因此绝不会拿主力资金投入到这个行业。圈儿内有人这样解释,“假如一家基金有1000亿资产,它可能只拿出一个亿来投影视行业,万一投中了就赚钱走人,赔了也影响不大,就当拿石头扔水坑里溅个泡。”

此番言论同样得到了王鹏举的认同。他透露,近几年,自己曾经所在的电广传媒股市行情很好,但并不是其本业带来的。实际上,电广传媒在深圳有一家风头公司,名为达晨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该公司在中国风投界战功显赫,投中率极高。达晨创投同样是选择中小公司进行投资,培养包装之后上市。王鹏举告诉记者,“假如原始股是1块钱1股,它可能用3块钱买入,然后对某10个公司进行投资培养,之后上市,而上市后转手就能获得10倍以上的利润!如果1个公司成功上市,3块钱就变成30多块,倘若10个公司中有3个上市成功,7个失败,按照原始股每股来算,即投入30块,获得90多块,它也是稳赚不赔了。

巨大的利润诱惑导致基金蜂拥冲进了电视剧行业。据透露,目前为止,海润影视、上海新文化、小马奔腾、慈文影视、大唐辉煌等十多家公司中,均有基金这一巨大资本介入。

王鹏举坦言,国龙联盟实际上就是一个基金管理公司,它原本是中国导演基金,计划和中国导演协会合作,给电影、电视剧导演提供资金来发展影视产业,后经摸索决定先从电视剧市场入手。

值得一提的是,这批涌入的基金当中不包括海外基金。由于国内在此方面有所禁止,海外基金不能进入,只得采取巧立名目等方式“暗度陈仓”。

据了解,小马奔腾最初计划在美国市场上市,并获得美国基金辅导,但由于中国在美国的上市公司表现不佳,最终小马奔腾退掉美国基金转会中国市场,重新依靠中国管理基金培养上市。

除了基金,“煤老板”、“房地产大亨”们也将目光投向了电视剧行业,民营资本大量涌入。与金英马影视合作的福建九华就属于此类公司。据滕站介绍,福建九华有房地产、高科技等负面的业务投资,资金雄厚,因为想继续开发项目,就将目标锁定在了电视剧市场。

与IT、石油、房地产等其他实业相比,电视剧产业规模仍然较小。面前中国电视剧总投资规模在100亿元左右,“在100亿元才相当于一个楼盘!”慈文影视董事长马中骏如是说。电视剧行业投资的低门槛使得业外游资轻而易举就进入行业中来。
 据知情人士透露,大唐辉煌董事长王辉不仅从事影视剧投资,同事还说首信金达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广泛涉足地产行业。他的实际情况是“房地产那边挣大钱,影视剧这边投小钱”。即使所投的电视剧赔钱对他个人影响并不大,“他仍然是房地产老板,照样住别墅开宝马。”

但并非所有的业外游资都是凭借这股“不怕输的豪气”闯入进来,事实上,在滕站看来,有相当一部分资金是被“忽悠”进来的。“一部戏赔钱了,肯定没人会去宣传,而一部戏赚钱了,各种关注都会铺天盖地而来。”投资方往往只看到光彩的一面,而忽略背后潜在的风险。李立功同样谈到,“当人进入一个陌生行业时,最先看到的总是冰山最亮丽的山峰,总认为自己能大赚一笔。”业外游资在各种“忽悠”和“美好幻想”中,浩浩荡荡地涌进了电视剧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