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站:热播不靠炒作,暴利只是传说

图为滕站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强晓玲

目前电视剧市场竞争激烈,一年里能真正被大家记住的电视剧不过几部而已。从《家,N次方》2011年5月底登录江苏卫视获得收视排行第一,再到《傻春》2011年8月在各电视台热播并收视飘红,这两部2011年备受网友及电视观众追捧的电视剧均出自同一家影视制作公司。作品大热,其出品人、被誉为“金牌制片人”的金英马影视文化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滕站却显得颇为从容,“在目前这种贴近百姓、内容为王、质量取胜的电视剧市场,要靠作品说话,仅凭炒作是没有用的。”

热播电视剧内容为王

对对,那个是我们拍的……;是是,那个也是我们拍的……”说起公司的热播剧,滕站总是信心满满。2011年他和他的团队共投拍了12部电视剧作品,在电视剧市场竞争白热化的今天,他们拍摄的作品却能从全国年产量超过一千部两万集的“剧海”中脱颖而出,作品不间断地从年初热播到年末,并在各种收视排行榜上持续领先。业绩骄人,滕站面对记者却很淡定,“因为我们了解市场,我们的作品是老百姓最想看、最满足他们的好奇心、最贴近他们生活的。”

滕站介绍说,在每一部戏上马之前,公司都会进行严格的市场调研,对受众群体进行精准的市场定位。家庭伦理剧《傻春》满足了目前大多数40、50岁年龄段的电视观众群体,他们对60、70年代发生的事情有切身感受,这部戏引起了他们对生活的回忆及对现实的对比。“《傻春》这部戏用现在比较流行的说法就是‘接地气’。”

接地气”的热播剧并不都是给中老年观众的怀旧剧,《家,N次方》定位于年轻的受众群,并最早从网络先“火”了起来。滕站说,网络的兴起,使得一部分80、90后年轻人加入到网络电视剧收看观众的行列,他们虽然对文革等怀旧题材不感兴趣,但更贴近当下生活的剧情一定会引起他们的关注与共鸣。“刚毕业的大学生,面临工作、婚姻、房子、车子等生活压力,是正在奋斗的一群人。”

尽管《傻春》《家,N次方》热播后影响挺大,但播出前却没有在媒体宣传上“狂轰滥炸”,真正引起关注靠的是观众们自发的口口相传。为什么如此“低调”呢?对于记者的提问滕站说,“当拍摄和宣传档期发生冲突时,我们情愿放弃宣传。”他进一步介绍,《傻春》在热播前,其剧组工作团队已投入到下一部作品的拍摄中,如果持续大规模宣传势必影响下一部戏的拍摄进度与制作水准。“事实证明,《傻春》并没有因为宣传力度不够而影响其热播。这更进一步说明作品质量才是第一位的,炒作是没有用的。”

影视市场“暴利”是传说

不久前媒体爆料,2011年全国投拍并审核通过的电影大约有700部,而这些影片90%都处于亏损状态。1993年就涉足电影市场,并靠电影成功起家的滕站面对这个数字表示,“目前我不做电影,风险太大。电视剧市场要好于电影,但也是在保证题材质量的前提下,才可能热播甚至赚钱。”

滕站出生在电影世家,有着很深的电影情结,在电影行业中也曾有过辉煌的业绩,投拍的《生活秀》《茉莉花开》《赤壁》《米香》等电影作品多次获得“五个一”“金鸡”“华表”等国家大奖,“我很喜欢电影,我总认为在艺术表现形式上电影要高于电视剧,现在不拍不代表以后不拍。”

1997年开始独立制作电视剧,到2000年前后,滕站和他的团队已经推出了一批有影响的佳作,《黑洞》《国家公诉》《康定情歌》《绝代双骄》《情定爱琴海》等,这些电视剧在收视率和投资收益上均取得了很好的回报。“但也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暴利。”滕站说,“目前媒体上经常报道这个剧赚了多少钱,那个戏票房多少,其实很多是误导。”一次有媒体报道某国产电视剧在台湾大赚两个亿,滕站说,“两个亿的确是大赚,但那是台湾电视台赚的广告收益,并且是台币。因为台湾电视台是一次性买断该剧,挣再多的钱也与制片方没关系。”

滕站真诚地说,“许多人只看到了影视业美丽的光环,认为这是一个暴利的行业,甚至一些热钱蜂拥而至。其实很多赔钱的影视作品却没人愿意提及。”

谈及演员问题,滕站用了“纠结”二字。现在一线明星成本越来越高,一集电视剧叫价几十万,无疑给制片方增加了沉重的压力。“优秀的演员是稀缺人才,观众喜欢就有收视率,这是市场规律。但我坚决反对将钱全都砸在演员身上。”滕站说,他们最近制作的几部电视剧如《傻春》《家,N次方》《家产》等,没有一个演员是一集要价几十万的。“只要剧本好,制作水准高,每一个演员表演精彩到位,电视台都很看好,因此也不愁卖不了好价钱。”滕站说他从来不排斥好演员,但坚决反对在演员身上花大量的钱,压缩戏的制作成本,造成大量粗制滥造作品出现的现象。“我更渴望自己能成为造星机器,每部戏都会推出一些像杨幂、冯绍峰那样优秀的年轻演员。”

政策扶持才有发展

近年来国家对文化产业扶持的力度特别大,我们是受益者。”说到国家政策对民营影视公司的产业扶持,滕站显得特别兴奋,“这是个时代的进步!目前民营影视公司已顶起中国影视业的大半天空,这与国家相关政策的大力扶持是分不开的。” 

2003年,滕站创建的金英马公司得到广电总局颁发的民营影视公司电视制作甲种许可证。这是对他最好的嘉奖。滕站说,政府对民营影视公司每年都会有一个质量水准等的综合考评,同时会给高水准的制作公司一定的资金奖励,“我们刚刚拿到北京广播电视局奖励的70万元奖金,那是对我们工作的肯定。同时一些电视剧的贴息贷款等也都可以非常顺利地拿到。”

滕站介绍说,在拍摄主旋律电视剧《乔省长和他的女儿们》时,北京广播电视局在播出前的评估中认为此剧题材优秀值得推荐,并一次性拨发扶持款几百万元。“国家的很多优惠政策我们都享受到了,我们将拍出更多更优秀的电视剧作品来回报国家,回报观众。”

2009年,华谊作为第一家在创业板上市的影视公司,在圈内引起了轰动,王中军、王中磊兄弟也一举成为娱乐资本运作的明星人物。作为国内最早的民营影视公司之一,最早进行资本运作和产业布局,曾经被媒体认为极有可能第一个上市的金英马却并未显得迫不及待,但这并不说明滕站不想上市。“没有钱怎么行?影视行业的特殊性注定了其资金集中投放和回收漫长的特点。戏拍完了不能马上回收资金,下一部戏怎么拍?尽管目前公司经济效益非常好,每年完成十几部电视剧的量,但没有强大的资金做后盾,有时也心有余而力不足。”

不少风险投资对影视公司的资本运作并非长期计划,仅限于投机,千方百计将公司“做”上市,然后风投就会撤离,迅速套现并规避风险,这对图谋长远发展的影视公司来说相当不利。滕站的策略是稳扎稳打。目前金英马已与福建九华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联手成立新公司,全面调整公司结构,为未来国内上市和更多的融资做准备。“上市是取得好的资金流的一个途径,但上市不是最终目的,上市后解决了资金问题,更好地拍出更多贴近百姓的优秀影视作品,才是金英马的长远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