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惊魂》:巧妙戏中戏,惊艳鬼现身

海报

你们近几年来在内地影院里有没有见过真正的鬼现身?有木有??在神通广大的广电总局大剪刀的势力范围内,我们好像还真是难以在影院里见到真正的鬼来作怪了。可是凡事无绝对。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夜惊魂》就通过一个巧妙的戏中戏结构,令女鬼这个在华语影史积怨N多年的角色,终于能够在银幕上吐口气了。

以前由于对审查制度难以适应,很多涉及到鬼怪冤魂的恐怖片,都忍痛删减了鬼怪直接露脸的镜头。即便是鬼怪冤魂不直接出现,只是作为吓人的手段,也往往会在故事的结尾将其归结于是主人公的小说或梦境。这种水来土掩的应付手段,导致内地上映的恐怖片、惊悚片都难以真正利用起鬼怪冤魂这一最有效的恐怖元素。《夜惊魂》也不是“官二代”,自然也没胆量向广电总局大喊“我爸是李刚”。不过,经过几年的迂回,电影人终于发现了在剧作上玩些手段,就能轻松绕过广电的大剪刀,将鬼怪冤魂这个久违的恐怖元素给召回来。戏中戏,一个并不算罕见的剧作结构,令内地惊悚片《夜惊魂》在众多前人尸骨上向前大幅度跨进了一部。

以张备为首的团队,之前曾经运作过从《七夜》到《荒村》系列的诸多小成本惊悚片。虽然质量参差,可是在创作感觉上却不断地“热”了。于是有别于之前的作品都是改编于恐怖小说,新片《夜惊魂》是实实在在地原创作品。因此,本片从故事上也更便于对审查制度进行专门的设定。影片主人公是一个女明星,经常收到不明变态的电话骚扰。家里也被安装了很多摄像头,还经常收到偷拍的照片。之后她接到了一个电影《红花泪》剧组的邀请。在安徽某废弃的古村落里拍摄电影的期间,骚扰仍然困扰着她。如果只是照着这个故事拍摄,那《夜惊魂》就是一个和以往内地惊悚片一个模子的廉价低成本惊悚片。可是有了这个正在拍摄的《红花泪》,就产生了质变。

以往电影拍摄戏中戏,展现戏中戏的时候都会利用舞台边缘或拍摄设备的有意穿帮,来明确让观众感知到这是在拍戏,从而将戏中戏和正常的故事分割开来。或者是大卫-林奇那一类探讨人性和身份模糊的艺术片,通篇模糊掉戏中戏的边界。《夜惊魂》的方式有别于以往的戏中戏结构。它既让戏中戏的画面无缝地展现在银幕上,不进行任何穿帮,让观众并不以为这是在拍戏;同时它又在戏中戏进行到一段时间后通过导演的“CUT”来将戏中戏和电影本身进行明显地分割。也就是说当剧中人拍摄《红花泪》的时候,观众看到的是《红花泪》的完成形态,而并非拍摄形态。大家都知道,现实中拍摄电影,是完全不会有连贯性的。本片中的《红花泪》却是连贯的。这就令《红花泪》和《夜惊魂》成为了一个对等的,平行的空间。换言之,唐一菲在本片相当于一人分饰三角。《夜惊魂》中的女明星袁晶,和《红花泪》之用的两姐妹。都是相同的真-角色。

有意思的事情就这样发生了。由于作为戏中戏的《红花泪》并不需要通过广电总局的审查。于是《红花泪》里是可以有完整形态、真实形态的鬼魂出现的。(哎~~ 演的是内地的剧组,却完全没有现实中内地剧组的那些审查烦扰,这戏真假。呵呵~~)于是,片中的《红花泪》片段,都是完完全全的正儿八经的恐怖片,比内地你看过的任何一部恐怖片都更纯正。这才是恐怖片嘛。有面如死灰的鬼魂、有贯穿人鬼两界的恩怨、有血淋淋的复仇,正宗恐怖片的元素一个都不少。虽说本片戏中戏之外,还有很多诸如唐一菲的惊恐表演、林申的耍帅、复仇的悬疑、美丽的外景等等看点,但是本片最核心最精彩最让人感到意外的,毫无疑问就是片中这作为戏中戏出场的《红花泪》。

于是我竟然冒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想。会不会导演和编剧的情怀和热情其实全在于那个被迫拍成了片段的《红花泪》呢?如果有一天审查制度可以放宽,我们不用非得用戏中戏这种结构才能拍纯正的恐怖片时。应该会有一部完整版的《红花泪》吧。那个时候,一人分饰姐妹两角的唐一菲,就更能发挥她惊悚片女王的特质了。在本剧中惊艳三五瞥的红花,也就终于可以堂而皇之地诉说她的哀怨了。